你的位置:主页 > uedbet体育 >

拼命逞强,是香港人的浪漫

2020-06-19 | 人围观

  香港电影早就已经不是当年那个响当当金灿灿的名字了,这是难以否认的。狭小的市场,陈旧的题材,受众有限的文化模式,把处在全球化浪潮中的纯粹香港电影一步步逼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所以我们越来越多的看到香港电影人走向外面的市场,大陆,东南亚,美国,似乎原汁原味的香港情怀已经很难再见了。

  不过,这种困兽犹斗,竭力一搏的逞能,大概就是香港的最后一脉血液。

  喜剧很难拍,要放得下自己的尊严和面子,又要拉得住观众的兴趣和投入。前者做不好,容易变成自我作践的耍宝,后者做不好,就是赤裸裸侮辱着观众的智商。在这方面,香港的市民喜剧倒是很好的表率。

  写小人物,永远是喜剧成功的不二法则。小人物的特点很明显,活在鸡毛蒜皮的事情里却有心比天高的梦想,喜怒无常的生活里却有咬牙坚持的决绝,纷繁往复的红尘里却有单纯执着的动力。为了五十万,去打擂台,就是这么简单的逻辑。要说从中分解出多少人物的行为动机和心理挣扎,那是并没有多少的。可是当一部作品想要呈现的就是这种热腾腾的血气方刚的拼劲儿的时候,你还要要求什么呢?

  而市民喜剧厉害的地方恰好在于,无论用多么直白干脆的情节,无论用多么扁平虚构的人物,无论故事和情节是多么一根筋没脑子,但是它确确实实让你在看完最后一个镜头的时候热血喷涌,咬紧槽牙,似乎一站起来,也能双脚一使劲,就旱地生拔上房顶似的。这是血性的东西。

  王祖蓝的角色在片中说,拼命逞强,是男人的浪漫。我听着这话,脑子里出现的是张彻镜头前盘场大战的壮烈,是周润发从摩托车上摔倒的悲情,是李小龙尖叫着独自冲入敌阵的畅快。这是男人的浪漫,也是香港人的浪漫。

  不管怎么样,当看到那些粤语的笑话还在,看到神经质的悲喜还在,看到油麻地和旺角还在,那我就知道,香港电影还在,还在拼命逞强,还在咬牙坚持。

  原载《羊城晚报》2012年08月31日A28版

标签: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