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主页 > uedbet体育 >

简谈吴朝的广州刺史

2020-05-13 | 人围观

  展开全文

  计吴朝设广州的的经历,一共有两次,第一次于黄武五年(226年)分交置广,旋复古。在永安七年(264年),复置广州。

  《吴志?孙权传》:“是岁,吴交趾太守士燮卒,吴王以燮子徽为安远将军,领九真太守,以校尉陈时代燮。交州刺史吕岱以交趾绝远,表分海南三郡为交州,俄复古。”

  《吴志·三嗣主传》:“七年…复分交州置广州。”

  吴朝所置广州刺史,搜求史料,触及姓名者九人:吕岱、步骘、熊睦、滕脩、徐旗、闾丰、习温、虞授、吴展。个中裴注三国志未涉者四人,本文旨在将史料展开叙说。

  黄武五年十一月,占据南土达四十余年的士燮逝世,孙氏出于控制交州的思考,分交置广,并对交州停止了人事件动,并录用士燮之子为安远将军,兼任九真太守,令其调离士家占据运营数十年的交趾,以期将交州完整控制。此举天然遭到了士徽的对立,在交州刺史戴良与广州刺史吕岱的协力攻杀下,士氏后辈尽伏,大年夜破其将,遂撤消广州建制,恢断交州。吕岱后又进讨九真直至完整平定南土。自此孙权世不再设有广州。吕岱则由广州刺史改任交州。

  《建康实录·吴太祖》:冬十一月,……卫将军、交趾太守、龙编侯士燮卒…王以交趾悬远,乃分合浦已北为广州,拜吕岱为刺史,交趾已南为交州,拜戴良为刺史。以陈时代燮为交趾太守,良与时至合浦,而燮子徽自署为交趾太守,发宗兵拒良,不准入。王勅吕岱与良等讨平之,诛徽,传首武昌。

  《三国志·吕岱传》:“岱既定交州,复进讨九真,斩获以万数。又遣从事南宣国化,暨徼外扶南、林邑、堂明诸王,各遣使奉贡。权嘉其功,进拜镇南将军。”

  步骘之为广州刺史,见于邓德明《南广记》、《郡国志》。据《三国志》,步骘于建安十五年徙交州刺史,延康元年为吕岱所替,并未为广州。对此《集解》引此条下侯康云:“本传云骘为交州,《南康记》作广州者,据厥后名之,盖步骘为交州在建安十六年,当时交州治番禺。后因吕岱之请,分交州置广州。交州治龙编,广州治番禺。然则步骘时之交州,即后来之广州也。”,其余吕岱任广州刺史讨士徽,讨平即废广州,步骘无由再为刺史,侯康的说明当为公道。但卢耽的故事倒是传达相当广,至唐时,诗句中还以典故援用:

  “借问卢耽鹤,西飞几岁还?”(李白),“卢耽佐郡遥,川陆共(一作苦)迢迢”(武元衡)

  《南康记》:“昔有卢耽,仕州为治中。少有栖山之术,善解飞,每夕辄凌虚归家,晓则还州。曾元会,晓不及朝,则化为白鹄,至阁前回翔欲下。威仪以帚掷之,得一只履,耽乃惊还就列。时步骘为广州刺史,意恶之,便以状列闻,遂至诛灭。”

标签: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