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主页 > 体育在线新闻 >

《老男孩》(2003)

2020-06-11 | 人围观

  #老男孩/Old Boy(2003)老男孩

  Old Boy

  (2003)

  第一遍看完有一种虐心的痛楚,因为导演是朴赞郁,类似笔者这种B级片与cult片影迷兼伪文艺青年很容易陷入晕轮效应。多年以来以抗拒韩国文化,因为《斯托克》这部电影爱上了朴赞郁的个人特色。

  一个扭曲的电影情节慢慢解开主角人生疑团,即使这一切看起来令人难以置信,但幕后的象征意义是令人深思的。说起朴导擅于运用镜头的细腻感去渲染镜头,电影开局镜头多次采用了停格的手法,制造了场面的凝重和主角一种矛盾的心态,吴大秀自己纹身的场景,采用了交叉影线的手法去结合片中电视中时代变化的新闻叙述,利用和《教父2》一样的美国式蒙太奇的表达方式很容易令观众感同身受岁月如梭的时空变幻。而根据柏格森英国哲学家认为灵感来自于直觉思维的理论,吴大秀看到自己皮肤里钻出蚂蚁和布满自己身体的成群蚂蚁,美道看到车厢远处孤独的大型蚂蚁的主观镜头拼接,表现该人物的直观感想和引起联想。恰恰是这几个超现实主义段落的刻画,映射出当时吴大秀的愤怒和美道的孤单。

  多层次的纵深调度镜头充分运用摄影机的多种运动形式,跟吴大秀在房间之间走动的第一视角,利用透视关系使人和景的形态获得较强的造型表现力,加强三度空间感,多场次的楼层过道中的戏码,大量运用了长镜头,其中的打斗场面插入了《a lonely place》作为配乐,在充满了黑色剧情特有的讽刺意味中用一个横镜头作为结束,所有的在楼层间的镜头均采用冷色系处理,所有的房间内的镜头均采用过低机位进行处理,刻画出了一种压抑紧凑的不安场景。但在整个电影调度与多种蒙太奇的穿插并不相悖,这两种特殊的表现手段如果能够相互结合、融合,剧情就显得有更强的感染力和说服力。在吴大秀通过被催眠去回忆李秀芽的时候,多次运用了摇镜头去刻画那段模糊的记忆。电影对白大多采用打反镜头,最精彩的打反镜头出现在李宇真揭开真相的时刻。

  #朴赞郁/Chan-wook Park

  朴赞郁

  Chan-wook Park

  粉碎四溅的玻璃碎屑和两个人扭打的场面更将剧情彻底的颠覆了常伦,狰狞的错位交叉剪辑,穿插起场景中有洁癖习惯的李宇真用紫色丝巾掩嘴而笑,和满脸血污用紫色丝巾的持剪缢舌吴大秀,带有悲凉色彩的鲜明对比,显得镜头更加的突兀的扭曲。我钟爱李宇真走入电梯时的那段场景,从他右向左的眼神的跳跃到他回忆完自己的爱人后饮弹自尽的血浆溅射,像是完成了他的整个人生的回忆。片中李宇真自尽的血浆喷溅镜头接近昆汀塔伦蒂诺色彩,多次运用平行蒙太奇镜头去处理人物之间的极大反差,也是该片一个极大的特色。

标签: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