泸州新闻网 > 新闻 > > 国际 >

腾讯特评:曼联二老持久战 天然诚朴好运相伴

[field:text/]

斯科尔斯和吉格斯,他们解决了青春流逝后需要解决的各种问题

萧颂

斯科尔斯的举止依然那么得体,吉格斯在场上也是一样,他们最新达到的里程碑毋庸再提,最关键的是这样的家伙可以始终保持竞争力,并且是在曼联(微博 数据) 这样需要始终应付巨大挑战的顶级球会。有此前提,那一系列纪录才显得尤其可贵。

如果我们诚实地面对这一现象,可以清楚地看到与其称赞他们“留住了青春”,不如坦然地说,他们解决了青春流逝后需要解决的各种问题。在现实生活里,这问题可能更难解决,但运动员吃的是青春饭,在球场上,这问题来得必然更加直接。

怎样才能像他们这样呢?我想举出一个榜样,斯托克顿。用一项流行程度较低的运动的前辈人物来作这个榜样,看起来比较滑稽。但在现代足球世界里,几乎无法找出这样的例子。

马尔蒂尼不是,在职业生涯晚期,他位置的变化并不像曼联二老那样自然,并且,在左后卫和中后卫两个位置上,那个时候的马尔蒂尼都已不再是让人放心的。若卡博尼或斯皮德(愿他安宁)之类,毕竟所处的竞技层面低了不少。中前场球星里可以做到这样出色的老家伙显然更少,西多夫已相当好,但稳定性总嫌不够;何况他也不是前辈;因教练在球场上坚持得越久,得到的赞誉就越多,因喜爱那一代球星的球迷——其中甚至有喜爱他的竞争对手的球迷,纷纷将对那一代的情意留在了尚在比赛的他的身上,但抛开这一点,那几年他在队中的实际地位大家心里有数。至于“远古时期”的常青树们或者回老家刷数据的罗马里奥,和现在所说的事情几乎没有可比性。

在切尔西(微博 数据) 大获成功的佐拉可算作一个漂亮的模板,他转会去英格兰时,在意大利媒体看来其足球生涯几乎就要结束了,但人们惊讶地看到了一棵常青树。他是一位了不起的领袖,虽然那支切尔西并不算顶级球队。当然了,他在快满39岁时退役,如今吉格斯快满39岁,新赛季刚刚开始。

我想以斯托克顿为例因他的状况更为典型。在这成名可以无限早的当代,早早成名的家伙们却又往往早早陨落,原因的种类自是五花八门不表。可见要善始善终已是不易,在维持竞争力的情况下将职业生涯延续得如此之久看上去更像童话。怎样才能做到呢?

一个有趣的现象,英国足球的商业化程度全球最高,但英国足球和工人阶级的联系在某些球会里却几乎得以保留,在部分球员和教练身上,还能看出不弱的阶级属性和归属感,从语言与举止、作为上,都可以看出他们和上一个时代血脉上的联系(德甲与西甲(微博 专题) 亦有,但往往被地理化了)。而不用经纪人的斯托克顿,在这一点上是一个标志。

无法用言语描述这种FIFA、实况、CM、FM里都无法列出的属性值,一种更加天然的诚朴让他们可以坦然坚持和延续自己的足球生涯。我猜想这是第一要素。勤勉、谦逊和专注都是必须,但做到这些的人通常并不能像这些老家伙一样好运而持久,比如卡卡。

好吧,我毕竟提到了运气,这本身就是不可缺少的东西。还有一点可以注意,吉格斯们毫无疑问都是超级球星,是各自球队的脉搏。但无论如何,在各个时代的各个风口浪尖,总有人先于他们来接受压力和折磨,坎通纳、基恩、贝克汉姆、C罗(微博 数据) 、鲁尼,当然,卡尔·马龙。这些人成全了吉格斯们,夸张一点的话,可以这么说。但无论怎么找理由,这样完美的职业生涯,都是几乎不可求的。

>>点击观看更多酷评

责任编辑:本站原创

QQ报料: